明升体育泰国女排靠什么战胜中国_新浪体育_新浪网

2019-11-20

  9月20日的女排亚洲锦标赛半决赛上,平均身高1米91的中国女排2-3不敌平均身高只有1米77的泰国队,对于这样的结果很多人感到很不理解。但实际上队员身高并非排球场上的决定性因素,泰国队通过自己的快速多变,战胜了身高比自己高大得多的强大对手。

  比赛中中国女排的主力阵容平均高度高出对手14厘米,虽然拦网多得8分,但是进攻上输给对手11分,在网上丝毫没有体现出优势。那么泰国队是如何做到以快制高、突破中国队高拦网的呢?中国队主帅郎平在第四、第五局进行了换人和轮次的改变,为什么效果迥异?

  本场比赛泰国队进攻161次得到76分,进攻成功率达到47%,中国队进攻152次得到65分,进攻成功率达到43%。泰国队无论是进攻得分还是成功率都超过了中国队。靠的就是快速的进攻、多变的战术和出色的手法,而中国队虽然身材高,但拦网队员跟不上对方的速度,时常形不成双人拦网,被对方从两名拦网队员手臂间突破,中国队后排防守又比较弱,对泰国队没有形成太大的压力。中国拦网队员在判断、移动、起跳时机、手型上均有不少问题,没有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限制住对方的进攻。

  下面一些比赛实例可以看出泰国队员是如何突破中国队高拦网的。

  图1(见右侧图,下同)(点击看大图):第二局3平时,泰国队一传不到位,二传跑到三米线上调整到四号位,主攻手维拉万强攻。如此明打明的强攻,马蕴雯却未能及时判断、移动到位,图中可以看出她的拦网手并未和张磊并严,也未伸直手臂,被维拉万从两人手臂间突破、扣球得分。

  本场比赛中国队快攻打的比较少而且成功率不高,没有打出自己高快进攻的优势,接应张磊19次进攻只得到6分,原因是她接了较多的一传,无暇进攻。对手对中国队研究比较充分,在张磊后撤接一传时,时常发在她跑动进攻的路线上,限制她的跑动进攻。另一位以强攻为主的接应曾春蕾17次进攻得6分,进攻成功率也不算高,在关键的第五局三次进攻都没有得分。

  图2(点击看大图):张磊后撤至五号位接一传,她要跑到二号位打跑动进攻,就得穿过整个场地。对手发给六号位的惠若琪,影响了张磊的跑动进攻路线。马蕴雯跑到二号位打背飞掩护,张磊由于跑动过程中被接一传的惠若琪挡了一下,跑动速度受了影响,被维拉万识破,对手没有去拦马蕴雯,而是等张磊出手后再起跳,将张磊进攻拦回。

  本场比赛中国队的两名副攻进攻打的并不多,尤其是马蕴雯和二传沈静思配合时常出现失配的现象,本场比赛她12次进攻只得到4分。由于两人配合有问题,导致一传到位时沈静思也不敢组织快攻,更多地传给两位主攻打强攻,本场比赛朱婷扣球52次,惠若琪进攻32次,两人进攻总数达84次,占全队的56%,朱婷的进攻成功率高达52%,惠若琪也达41%,在处理了大量的困难球的情况下能达到这样的成功率,可以说两位主攻手发挥比较出色,但还是未能为中国队带来胜利。

  本场比赛中国队一传效率为58%,低于泰国队的65%,一传失误9次,也多于对手的8次。除了接不好奥努玛的大力跳发外,诺特莎拉和马丽卡的找人发球也经常破坏中国队的一传,中国队的接一传队员分工不够明确,时常抢在一起,造成直接失分,光是抢在一起直接失误的,就多达四、五分之多。

  图3(点击看大图):第四局战至23-19时,泰国队阿姆蓬发球,发给接发较弱的朱婷,惠若琪去抢接一传,结果直接接飞。

  图4(点击看大图):接下来朱婷不接一传,躲在自由人张娴身后,由张娴和惠若琪来接一传,对手发球出界。

  排球比赛中的位置划分

  上面经常提到比赛中“x号位”的问题,想必球迷们一直以来看比赛也常听到这个术语,但却并不一定完全明白其中的含义,下面我们就对此来为大家进行一个简要的介绍。我们以今年世界女排大奖赛总决赛中国对阵巴西的首发阵容来做个例子进行说明(见图8)。

  排球比赛自上世纪90年代末引入自由人以来,目前各队首发一般为7人,但6人在场上比赛,其中自由人可以在后排任意替换队员,但场上只能同时有6个人打比赛。这场比赛,中国女排派出的首发阵容为主攻1号殷娜、9号王一梅,副攻6号杨珺菁、21号马蕴雯,接应8号曾春蕾,二传5号沈静思,自由人20号陈展。

  如图所示,排球场中间的三米线将比赛场地分为前排和后排,按照这个图示,中国女排本场比赛的首发站位如下,1号主攻手殷娜所站的位置是球场上的1号位,21号副攻马蕴雯站在2号位,5号二传沈静思站在3号位,9号主攻王一梅站在4号位,6号副攻杨珺菁站在5号位,8号接应曾春蕾站在6号位。整个1-6号位在球场上形成了一个逆时针排列,即:下右1号位,上右2号位,上中3号位,上左4号位,下左5号位,下中6号位。明白了球场上的站位,对于“4号位强攻”、“3号位快球”、以及“2号位背飞、背快”等等说法我们也就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理解了。

  中国与巴西的这场比赛,中国女排首先从两点攻轮次打起,两点攻是指二传手在前排时她专职组织传球,前排负责进攻的只有9号王一梅和21号马蕴雯两个点,如果二传在后排,那么前排就会有三个攻手,这就是三点攻。相对来说,三点攻是强轮,两点攻容易被对手拦防,一般会被认为是弱轮,但当今排坛,尤其是男排比赛,后排进攻已经成为一种流行趋势,前排三点攻加上后排的立体进攻可以达到四点攻,这就更具杀伤力。

  让我们重新回到中泰之战

  第四局郎平换上曾春蕾,替下张磊打接应,同时还倒了三轮,朱婷前三局都是从四号位打起,意图地尽量让她多在前排,发挥她的进攻威力。第四局改由朱婷在后排一号位打起,这时曾春蕾在前排,意图尽量多的利用曾春蕾的进攻突破对手的防线。不过张磊下场以后,朱婷不得不开始主接一传。这一局朱婷的一传没有出现大的问题,虽然接的比较保守,到位率不高,但也只出现了一次失误。曾春蕾这一局进攻得到五分,起到了应有的作用。郎平的变阵是成功的,棋牌游戏,中国队也顺利扳回一局。

  图5(点击看大图):随后战至24-21时,朱婷轮到前排不接一传,由张娴承担半个场地,惠若琪承担另一侧场地,曾春蕾站在角落里准备接发到手上的球,但本场比赛她并未接到一个一传。张娴一传到位,中国队顺利拿下这一分。

  第四局末朱婷出现一次一传失误,中国队马上应变,让张娴替朱婷接一传,另一侧由曾春蕾站另一侧的接一传的位置。张娴接起了一传,顺利度过了难关。虽然曾春蕾本场比赛没有接到一个一传,但这个变化仍然能够看到中国队应变是很快的,也是有准备的。

  第五局开局朱婷依然从一号位打起,主接一传,但这一轮次她两次出现一传失误,曾春蕾又两次进攻未果,中国队很快以0-4落后。看到朱婷承担不了一传任务,郎平不得不用张磊换下曾春蕾主接一传,这样中国队让曾春蕾从前排打起的战术意图就落空了。而朱婷从后排打起,直到战至4-7时才轮到前排,她虽然出现一次扣球出界,但还是显示了很强的攻击力,进攻得到三分,帮助中国队将比分追成10平。不过此后她轮到后排,无法再发挥自己前排的攻击力。不得不说,中国队这一局的轮次安排是不成功的。

  图6(点击看大图):第五局0-1时泰国队诺特莎拉发球,朱婷一传接出场外,被张娴奋力救回,但最后惠若琪反击打下网。

  第四局和第五局的轮次安排相同,但结果迥然不同,原因是朱婷在第四局一传基本上顶住了,而在第五局一传却出现了问题,这种情况下曾春蕾也打不下去,直接导致中国队开局以0-4落后,不得不换回张磊保一传。

  图7(点击看大图):张磊换下曾春蕾,由张磊接一传,朱婷隐蔽站位,不接一传。张磊上来一传到位,最终惠若琪反击扣中,度过了这一轮。

  那么郎平为什么不象第四局末朱婷出现一传失误时,让张娴替她接一传,改由张娴和惠若琪两人接一传呢?原因是第四局末朱婷是站在中间接一传,张娴到中间接一传后,大发体育,可以承担场上绝大部分面积,而且又不会让惠若琪承担太大的一传面积,从而影响后撤接一传的惠的进攻。第五局开局朱婷是在一号位接一传,张娴是在中间接一传,如果张娴移动到一号位去接,那么惠若琪就得承担半个场地的面积,她是前排后撤接一传的主攻,这样会严重影响到她的进攻。

  由此也可以看出,让朱婷从后排一号位打起,去主接一传,是有相当风险的,恰恰此时曾春蕾也没有起到进攻箭头人物的作用,在一传接起来的那两个球没有打下去,从而造成了卡轮。开局0-4落后直接导致了中国队输掉了决胜局,而朱婷只在前排呆了三轮,没有更多的进攻机会,也是第五局失利的一个重要原因。

  排球比赛中的轮次转位

  排球比赛中还涉及到一个队员的轮次转位问题。轮次转位是按顺时针进行的,当然前提是本队有得分的情况下才能轮转,如果一直被对手连续得分,本队不得分,就不能转位,这就是大家俗称的“卡轮”。

  还以刚才图8的中国与巴西之战为例,如果比赛开始巴西队发球,中国队首先进攻,中国队进攻得分后,1号位的殷娜就可以发球,倘若巴西队进攻得手后,殷娜还回到1号位,中国队继续组织一次攻,接着中国队如果再度拿下一分,那中国队就开始顺时针轮次转位,21号马蕴雯就转到1号位去发球,5号沈静思转到2号位,9号王一梅转到3号位,6号杨珺菁从后排转到前排的4号位,8号曾春蕾转到5号位,1号殷娜转到6号位,以此类推进行转位。

  前排的三名队员在球发完开始比赛时可以任意换位,后排也一样。有时候观众看到本方的主攻在一个回合开始时本来站在2号位,接应本来站在4号位,但本方进攻时主攻又换到她熟悉的4号位进攻,接应又换到她熟悉的2号位进攻,就是这样的道理。现在国际上有的强队主攻和接应有时候也并不换位,他们的能力保证他们在2号位和4号位都可以自如的进攻。另外排球比赛的规则规定,后排的队员如果进行攻击,必须从3米线后面起跳,不然会被判违例导致本方失分;另一方面有时候某队在比赛中会因为“轮次错误”被判失分,也是与此有关。

  (冰雪季节)

欢迎发表评论 分享到: 相关的主题文章: